首页>审查决定查询

审查决定查询

 发明创造名称
发明创造名称 用于移动通信设备的图形用户界面(分享)
 外观设计名称
外观设计名称 
 决定号
决定号 41733
 决定日
决定日 2019-09-11 00:00:00.0
 委内编号
委内编号 6W112598
 优先权日
优先权日 无
 申请(专利)号
申请(专利)号 201730667916.7
 申请日
申请日 2017-12-25 00:00:00.0
 复审请求人
复审请求人 
 无效请求人
无效请求人 乔金
 授权公告日
授权公告日 2018-06-26 00:00:00.0
 审定公告日
审定公告日 
 专利权人
专利权人 北京微播视界科技有限公司
 主审员
主审员 钟华
 合议组组长
合议组组长 樊晓东
 参审员
参审员 黄婷婷
 国际分类号
国际分类号 
 外观设计分类号
外观设计分类号 1403
 法律依据
法律依据 专利法第23条第2款
 决定要点
决定要点
 请求人通过公证书形式已经证明,通过公开合法途径可以下载相关软件从而可以知晓相关图形用户界面。根据一般常识,在无相反证据推翻的情况下,下载软件所标注的日期即为软件下载平台将软件上传至网络上供公众下载的日期,因此上述日期可视为上述图形用户界面的公开日。
 全文
本无效宣告请求涉及国家知识产权局于2018年06月26日授权公告的201730667916.7号外观设计专利,使用该外观设计的产品名称为“用于移动通信设备的图形用户界面(分享)”,申请日为2017年12月25日,专利权人为北京微播视界科技有限公司。
针对上述外观设计专利(下称涉案专利),乔金(下称请求人)于2019年03月05日向国家知识产权局提出了无效宣告请求,其理由是涉案专利不符合专利法第23条第2款的规定,并提交了如下证据:
证据1:涉案专利授权公告文本打印件;
证据2:北京市国信公证处(2018)京国信内经证字第09305号公证书;
证据3:北京市国信公证处(2019)京国信内经证字第01159号公证书;
证据4:北京市国信公证处(2019)京国信内经证字第01158号公证书;
证据5:公告号为CN304414771S的中国外观设计专利公告文本打印件。
证据6:公告号为CN304209306S的中国外观设计专利公告文本打印件。
请求人认为:证据1是涉案专利授权公告文本,其申请日为2017年12月25日,名称为“用于移动通信设备的图形用户界面(分享)”,包括设计1和设计2,其中设计1为基本设计,简要说明记载本外观设计产品用于通讯和/或运行程序。涉案专利设计1与证据4所示的简书网站上名称为“pmcaff第2期-抖音-产品体验”的网页中公开的图形用户界面(下称对比设计4-2)及证据5所示的对比设计5的特征组合相比,不具有明显区别,不符合专利法第23条第2款的规定。涉案专利设计1是用于移动通信设备的图形用户界面,通过用户的交互操作,实现视频直播分享,用于通讯和/或运行程序。对比设计4-2提供的分享操作的界面,也属于用于移动通信设备的图形用户界面,通过用户的交互操作,实现视屏/直播分享,用于通讯和/或运行程序。对比设计4-2与涉案专利设计1属于相同种类的产品外观设计。两者相比,相同点在于:(1)界面的整体布局相同,都分为上下两部分,上半部分显示需要分享的页面,下半部分展示与分享操作相关的图标;(2)界面上半部分的布局相同,上方正中间都有文字标签,右下方沿上下方依次排列有一个圆形图标和一个心形图标;(3)界面下半部分的布局相同,都包括依次排列的应用图标区域,功能图标区域和取消标签。两者的区别点在于:(1)涉案专利设计1的文字为英文,而对比设计4-2的文字为中文;(2)涉案专利设计1还包括手机的外观。请求人认为,对于上述区别点(1),这种文字变化是由所需要的呈现英文的功能唯一限定的,对整体视觉效果不具有显著影响;这种文字变化也属于局部细微变化,显然对整体视觉效果不足以产生显著影响;对于区别点(2),对比设计5提供了一种与涉案专利设计1完全相同的手机外观,并且应用软件通过手机运行使用,应用软件运行过程中界面呈现于手机即可实现二者设计结合一体,可见应用界面与手机有自然而然的结合关系,故将对比设计4-2与对比设计5的手机进行组合具有足够的组合启示。综上,涉案专利设计1相对于对比设计4-2和对比设计5的组合,手机外观相同,界面的整体布局相同,实现的功能相同,图标设计的风格、形状和布局也相同,界面的不同之处不足以对整体视觉效果产生显著的影响,因而二者不具有明显区别,涉案专利设计1不符合专利法第23条第2款的规定。涉案专利设计2与证据2第78、91页的“抖音短视频V1.6.5”版本应用软件的图形用户界面(下称对比设计2-3)、对比设计5、证据6所示的对比设计6的特征组合相比,不具有明显区别,不符合专利法第23条第2款的规定。涉案专利设计2是用于移动通信设备的图形用户界面,通过用户的交互操作,实现视频直播分享,用于通讯和/或运行程序。对比设计2-3提供的对比界面,是打开“抖音短视频V1.6.5”版本应用软件关注某个主播并进入该主播的主页并打开该主页上的一个视频后再进行分享的界面 ,属于用于移动通信设备上实现分享功能的图形用户界面,通过用户的交互操作,实现视屏/直播分享,用于通讯和/或运行程序。对比设计2-3与涉案专利设计2属于相同种类的产品外观设计。两者相比,相同点在于:(1)界面的整体布局相同,都分为上下两部分,上半部分显示需要分享的页面,下半部分展示与分享操作相关的图标;(2)界面上半部分的布局相同,左上方都有形状相同的返回图标,右下方沿上下方依次排列有一个圆形图标和一个心形图标;(3)界面下半部分的布局相同,都包括依次排列的应用图标区域,功能图标区域和取消标签。两者的区别点在于:(1)涉案专利设计2的文字为英文,而对比设计2-3的文字为中文;(2)涉案专利设计2还包括带有虚拟按键导航栏的手机的外观。对于上述区别点(1),这种文字变化是由所需要的呈现英文的功能唯一限定的,对整体视觉效果不具有显著影响;这种文字变化也属于局部细微变化,显然对整体视觉效果不足以产生显著影响;对于区别点(2),对比设计5提供了一种与涉案专利设计2相比除虚拟按键导航栏外完全相同的手机外观,并且应用软件本身通过手机运行使用,应用软件运行过程中界面呈现于手机即可实现二者设计结合一体,可见应用界面与手机有自然而然的结合关系,故将对比设计2-3与对比设计5的手机进行组合具有足够的组合启示。同时,对比设计6提供了一种带有虚拟按键导航栏手机的外观,其虚拟按键导航栏样式与涉案专利设计2相同。虚拟按键导航栏的样式由手机系统决定,对比设计6的虚拟导航栏显然可以呈现到对比设计5的手机中形成与涉案专利设计2相同的带有虚拟按键导航栏的手机外观。而应用软件本身通过手机运行使用,应用软件运行过程中界面呈现于带虚拟按键导航栏的手机即可实现结合一体,因此对比设计2-3的界面、对比设计5的手机、对比设计6的虚拟按键导航栏具有足够的组合启示,因此涉案专利设计2与对比设计2-3、对比设计5、对比设计6的组合相比,手机的虚拟按键导航样式相同,手机外观相似,手机外观不同之处不足以对整体视觉效果产生显著的影响;界面整体布局相同,实现的功能相同,图标设计的风格、形状和布局也相同,界面的不同之处不足以对整体视觉效果产生显著的影响,因此涉案专利与上述对比设计的组合相比无明显区别,不符合专利法第23条第2款的规定。与上述理由类似,请求人还认为涉案专利设计1和设计2相对于证据2至证据6所示的其他现有设计特征的组合也不具有明显区别。
经形式审查合格,国家知识产权局于2019年03月13日受理了上述无效宣告请求并将无效宣告请求书及证据副本转给了专利权人,通知其在指定期限内进行答复。
2019年04月10日,国家知识产权局依法成立合议组对本案进行审理。合议组向双方当事人发出了口头审理通知书,定于2019年06月13日举行口头审理。
2019年05月20日,专利权人提交了意见陈述书,并提交了如下证据作为反证:
反证1:北京市方圆公证处(2019)京方圆内经证字第08974号公证书复印件。
专利权人认为,请求人的全部无效理由不成立,请求人提交的证据3、证据4的公证书复印件不清楚。
口头审理如期举行,双方当事人均委托代理人出席了本次口头审理。在口头审理中,合议组当庭将专利权人的上述意见陈述书及所附反证1转送给请求人,请求人对上述反证1的原件与复印件一致性没有异议,对其真实性表示需要庭后进行核实,并表示于庭后七天内进行答复。专利权人对证据1、证据5、证据6的真实性无异议。请求人当庭提交了证据2至证据4的公证书原件,合议组当庭拆封并演示证据3和证据4公证书所附光盘。专利权人认为证据2至证据4的公证书有破损,怀疑请求人作了替换,对上述公证书的真实性有异议。请求人明确表示,对于涉案专利设计1,对比设计4-2、对比设计5是最接近的组合方式,对于涉案专利设计2,对比设计2-3、对比设计5、对比设计6的组合方式最接近。对证据2至证据4所附网页,专利权人发表了如下质证意见:(1)对于证据2和证据3,不认可PP助手应用软件的合法性和准确性,不认可PP助手的显示日期是专利法意义上的公开日,PP助手没有提供下载生成的链接,其来源无法查证。反证1证明上述日期不是官网上发布的日期。证据2和证据3中相同版本的界面存在多种不同,图标比较混乱,无法证明是官网提供的版本。不认可豌豆荚所示的公开日,PP助手和豌豆荚下载的版本与专利权人官网下载的版本不对应,没有直接证据证明V1.6.4和V1.6.5版本的公开日期;(2)对于证据4,简述网站是个人论坛,内容可以进行编辑修改,请求人没有提供管理和运行机制说明,反证1第200页提供了简述网站的说明,发表内容和注册的用户名不同,同一版本显示的内容是矛盾的,因此专利权人不认可其日期为公开日。对比设计4-2在请求人提供的公证书第70页为V1.6.6版本和第168页所显示的抖音短视频的显示日期是错误和矛盾的。对此,请求人认为:(1)PP助手显示的日期是PP助手将APP发布的日期,证据2和证据3中界面图标的不同是用户在正常使用APP中出现的正常变化,抖音短视频是专利权人自己的APP,专利权人没有证据证明APP下载日期是错误的;(2)简书网站是国内知名原创企业经营网站,可以进行编辑,但是会显示最后一次编辑修改的日期。注册用户可以更名,实际是同一人,其他内容没变。网站的截图有备案号和声明都可以证明是合法的网站,可以证明简书网站的公信力、发布日期、回帖内容形成的证据链是有效的。在此基础上,双方当事人进行了充分的意见陈述和辩论。
2019年06月21日,请求人提交了意见陈述书。请求人认为:按照《专利审查指南》第四部分第三章第4.3.2节的规定,“专利权人应当在专利复审委员会指定的答复期限内提交证据……专利权人提交或者补充证据不符合上述前规定或者未在上述期限内对所提交或者补充的证据具体说明的,专利复审委员会不予考虑”,专利权人提交的意见陈述书及反证都应视为未提出,凡是提及这些证据的陈述请合议组不予考虑。
至此,合议组认为本案事实已经清楚,可以作出审查决定。
二、决定的理由
1、法律依据
专利法第23条第2款规定:授予专利权的外观设计与现有设计或者现有设计特征的组合相比,应当具有明显区别。
2、证据认定
请求人提交的证据2至证据4分别为北京市国信公证处(2018)京国信内经证字第09305号、北京市国信公证处(2019)京国信内经证字第01159号、北京市国信公证处(2019)京国信内经证字第01158号公证书,请求人当庭提交了原件。专利权人认为证据2至证据4的公证书有破损,怀疑请求人作了替换,对上述公证书的真实性有异议。
对此,合议组认为:经合议组核实,证据2至证据4的原件均与复印件一致,且公证书原件的每一页均加盖有公证处的钢印,各项内容并无缺失。专利权人所称“破损”,是指证据2至证据4的封装较为简陋,封面、封底页的边缘略有折痕,这不属于可以否定公证书真实性的明显瑕疵。依法制作的公证书均在制作该公证书的公证处有留存,专利权人质疑请求人对公证书做了替换,可以自行到该公证处核实。专利权人仅提出质疑意见,并未提交任何反证。合议组对其主张不予支持。因此,合议组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
2019年05月20日,专利权人提交了意见陈述书及反证,请求人认为上述文件的提交超出了举证期限,因此不应考虑。对此,合议组经核实,国家知识产权局于2019年03月13日向专利权人发出了受理通知书,并指定其在收到通知书之日起1个月内陈述意见。但是,专利权人因故未收到上述文件,于2019年04月19日由其代理人在国家知识产权局面取上述文件,并签署了退信面取确认单。合议组认为,上述面取之日即为专利权人实际收到受理通知书之日,对应一个月的答复期限届满日为2019年05月19日,由于该日为周日,因此按照法律规定顺延至2019年05月20日。专利权人于2019年05月20日提交意见陈述书及反证1,并未超出上述指定的答复期限,因此请求人的上述主张不成立,合议组对专利权人的上述意见陈述书及反证1均予以考虑。同时,鉴于专利权人于2019年05月20日提交反证1时,仅陈述“请求人的全部无效理由不成立,请求人提交的证据3、证据4的公证书复印件不清楚,另提交附件1的公证书作为反证”,因此专利权人对反证1的具体质疑意见以口头审理当庭陈述意见为准。经核实,反证1的原件与复印件一致,在请求人未提交相反证据推翻的情况下,合议组对反证1的真实性予以确认。
请求人指认对比设计2-3即为证据2第78、91页所示“抖音短视频V1.6.5”版本应用软件的图形用户界面,第52页该软件下方日期2017年12月15日为公开日。经合议组核实:根据证据2记载的公证过程,在手机360“应用商店”搜索、下载并安装“PP助手”后,打开“PP助手”界面,在搜索栏中输入“抖音”,显示相关内容,点击“抖音短视频”,进入相关界面后,点击并安装第52页“抖音短视频v1.6.5〡49.02MB日期:2017-12-15”,并通过QQ号登录后,得到证据2第78页所示图形用户界面,进一步分享相关作品后,得到证据2第91页所示图形用户界面。
对此,合议组认为,上述公证过程已经证明一般公众通过上述途径可以获知上述图形用户界面。根据一般常识,常用工具软件有不同版本,一般公众可以通过版本型号及日期来分辨,其中日期为软件下载平台将所述软件上传至网络上供公众下载的日期,“抖音短视频v1.6.5〡49.02MB日期:2017-12-15”表示“抖音短视频v1.6.5”在2017年12月15日上传至网络上供公众下载使用,因此可以上述软件已经于2017年12月15日已经公开,相应的运行该软件后的图形用户界面即对比设计2-3也已经在2017年12月15日处于为公众所知状态,上述日期早于涉案专利申请日,因此对比设计2-3属于涉案专利的现有设计,能用以评价涉案专利是否符合专利法第23条第2款的规定。
专利权人不认可PP助手应用软件的合法性和准确性,认为PP助手没有提供下载生成的链接,其来源无法查证,指出PP助手应用程序存在无法下载的情况,反证1中有用户反映下载不了、下载后打不开、下载成功无法登录等情况。证据2和证据3中相同版本的界面存在多种不同,图标比较混乱,无法证明是官网提供的版本,所述日期不是官网发布的日期。
对此,合议组认为:(1)关于证据2的合法性。证据的合法性主要是指证据的形成、获取符合法律的相关规定,证据2详细公证了对比设计2-3的证据保全过程,因此其获取途径未见明显不当。请求人主张PP助手应用软件上的“抖音短视频v1.6.5〡49.02MB日期:2017-12-15”来源于本案专利权人,对此,专利权人既未否认,也未提交任何足以推翻请求人的上述主张的证据;(2)关于准确性。经合议组核实,证据2第34页记载PP助手软件公证时有2569万人在用,反证1虽然记载了有若干用户反映PP助手上下载和使用的出现了一些问题,但同时也记载了大量用户下载安装使用后对其正面的评价。根据证据2公证书附件第34页显示,PP助手应用软件作为第三方软件下载平台,其提供的“抖音短视频v1.6.5〡49.02MB日期:2017-12-15”在公证时已经有2569万人下载安装使用,个别人在下载安装过程中遇到一些问题,不能否定其可以正常下载安装使用从而导致相应的图形用户界面公开的事实。专利权人指出的证据2和证据3中相同版本的界面存在不同,经合议组核实,上述不同均为正常使用APP过程中出现的图标的正常变化,例如“+”代表没有关注过该用户,关注后则不再显示“+”,“<”为返回图标,只有进入某个用户发布视频列表进行播放后才会出现,等等。(3)关于官网版本及官网发布日期。专利权人指出无法证明“抖音短视频v1.6.5〡49.02MB日期:2017-12-15”是官网提供的版本,所述日期不是官网发布的日期。对此,合议组认为,一方面,请求人主张的是经由公证过程可证明所述图形用户界面已经在涉案专利申请日前通过PP助手应用软件安装平台可下载安装使用“抖音短视频v1.6.5〡49.02MB日期:2017-12-15”而公开,并未明确主张上述“抖音短视频v1.6.5〡49.02MB日期:2017-12-15”于该日期来源于专利权人的官网,上述两事实并不直接一一对应;另一方面,专利权人为“抖音短视频v1.6.5”的所有权人,其理应知晓“抖音短视频v1.6.5”的形成及发布的全过程,但没有提交证据证明其官方版本及官方首次发布日期,也没有提交有关证据2证据来源违法的证据。综上所述,合议组认为,专利权人的质疑意见及反证1不能支持其上述主张,合议组对专利权人的上述主张不予认可。
根据证据4记载的公证过程,在百度上搜索“分析 抖音日播放量过亿”后,点击“产品分析〡自带魔性的抖音是如何火到日播放量过亿的-简书”,点击用户名“PM阿本”后,搜索“抖音产品体验”,点击用户“小小小四夕”发布的“pmcaff第2期-抖音-产品体验”,体验版本为V1.6.6,得到证据4第70至第101页所示网页。请求人指认证据4所示简书网站上名称为“pmcaff第2期-抖音-产品体验”的网页中公开的图形用户界面为对比设计4-2,第70页所示发布日期2017年12月23日为公开日。
对此,合议组认为,上述公证过程已经证明一般公众通过上述公开合法途径可以知晓上述图形用户界面,简书论坛为第三方国内交流平台,普通公众可在上面注册、发布、浏览相关文章,文章一经发布,即处于为公众所知状态,上述“pmcaff第2期-抖音-产品体验”的发布日期2017年12月23日早于涉案专利申请日,因此该文章所附图形用用户界面即对比设计4-2属于涉案专利的现有设计,能用以评价涉案专利是否符合专利法第23条第2款的规定。
专利权人认为简书网站是个人论坛,内容可以进行编辑修改,反证1第200页提供了简述网站的说明,发表内容和注册的用户名不同,同一版本显示的内容是矛盾的,因此不认可其日期为公开日。对比设计4-2在请求人提供的公证书第70页为V1.6.6版本和第168页所显示的抖音短视频的显示日期是错误和矛盾的。
对此,合议组认为:简书论坛的注册用户可以对其发布内容可以编辑,但编辑后会显示最后一次编辑修改的日期,如反证1第209至213页所示,将光标移动至发布日期,其下方会显示最后编辑的时间。因此,简书网站上的帖子,未显示编辑日期的帖子的发布日期为公开日,显示编辑日期的帖子则以编辑日期视为公开日。用户注册后可以更改用户名,并不影响公开事实和公开日期的认定。反证1第200页为简书论坛对其网站的内容介绍和一般性免责声明,不能据此推翻证据4真实性和合法性的认定。上述关于同一版本显示内容矛盾的问题,如前所述,为正常使用APP过程中出现的图标的正常变化。经核实,证据4第168页为豌豆荚网站所载“抖音短视频历史版本大全”,专利权人意指其并未收录对比设计2-3所涉及的体验版本V1.6.6,两者之间有矛盾。对此,合议组认为,简书论坛公开对比设计4-2的事实并不以豌豆荚是否在“抖音短视频历史版本大全”收入V1.6.6版本为前提,因此专利权人的上述主张不足以否定上述公开事实的认定。专利权人作为“抖音短视频”系列软件的所有权人,其理应知晓“抖音短视频v1.6.6”是否存在及该版本的首次发布日期,但并没有提交任何证据证明,也没有提交有关证据4证据来源违法的证据。综上所述,合议组认为,专利权人的质疑意见及反证1不能支持其上述主张,合议组对专利权人的上述主张不予认可。
请求人提交的证据5、证据6均为中国外观设计专利授权公告文本,专利权人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均无异议,经合议组核实,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均予以确认。证据5和证据6的公开日分别为2017年12月19日和2017年07月21日,均早于涉案专利申请日2017年12月25日,因此其上记载的外观设计属于现有设计(以下分别称对比设计5和对比设计6),能用以评述涉案专利是否符合专利法第23条第2款的规定。
3、关于专利法第23条第2款
请求人明确表示,对于涉案专利设计1,对比设计4-2、对比设计5的组合方式最接近,对于涉案专利设计2,对比设计2-3、对比设计5、对比设计6的组合方式最接近。
(1)关于涉案专利设计1
涉案专利设计1的产品名称为“用于移动通信设备的图形用户界面”,其用途为通过用户的交互操作,实现视频直播分享,用于通讯和运行程序。对比设计4-2公开了一款用于手机的图形用户界面,也是通过用户的交互操作,实现视频或者直播分享,用于通讯和运行程序。对比设计5的产品名称为“用于手机的图形用户界面(开始界面)”,通过手机运行使用,应用软件运行过程中界面呈现于手机表面,上述对比设计的用途与涉案专利的用途完全或部分相同,因此属于相同或者相近种类的产品,可以进行如下对比:
涉案专利设计1由其主视图和使用状态参考图表示。如图所示,涉案专利设计1请求保护一种用于手机的图形用户界面,其手机的形状为常见的倒圆角扁长方体,其靠近上边缘居中有细长条形音箱及旁边的圆形,左、右侧面偏上方有按键,靠近下边缘居中有类似跑道形按钮。其图形用户界面分为上下两部分,上下比例约为3:2。上部分靠近顶端居中有“Follow· Hot”文字标签,右下角有一个带“+”号的圆形图标和一个下方有数字“41”的心形图标,其余部分为可显示不同内容的空白界面。下部分分为三栏,第一栏为5个完整的应用图标和1个只露出小部分的应用图标,5个完整的应用图标的下方均有相应的字母文字,第二栏为4个功能图标,其下方均有相应的字母文字。第三栏为“cancel”标签。详见涉案专利附图。
对比设计4-2为一款用于手机的图形用户界面。如图所示,该图形用户界面分为上下两部分,上下比例约为3:2。其上部分靠近顶端居中有中文文字标签,右下角有一个带“+”号的圆形图标和一个下方有数字的心形图标,其余部分为分享内容界面。下部分分为三栏,第一栏为5个完整的应用图标和1个只露出小部分的应用图标,5个完整的应用图标的下方均有相应的中文文字,第二栏为4个功能图标,其下方均有相应的中文文字。第三栏为“取消”标签。详见对比设计4-2附图。
对比设计5由主视图、变化状态图和变化状态参考图1、变化状态参考图2表示,其手机的形状为常见的倒圆角扁长方体,其靠近上边缘居中有细长条形音箱及旁边的圆形,左、右侧面偏上方有按键,靠近下边缘居中有及类跑道形按钮。详见对比设计5附图。
对此,合议组认为:将涉案专利设计1与对比设计4-2相比,两者的相同之处在于:图形用户界面分为上下两部分,上下比例约为3:2。上部分靠近顶端居中有文字标签,右下角有一个带“+”号的圆形图标和一个下方有数字的心形图标,其余部分为内容界面。下部分分为三栏,第一栏为5个完整的应用图标和1个只露出小部分的应用图标,5个完整的应用图标的下方均有相应的文字,第二栏为4个功能图标,其下方均有相应的文字,第三栏为标签。两者的不同之处在于:(1)对比设计4-2没有公开手机的形状;(2)两者的内容界面的具体内容不同;(3)涉案专利的文字为英文,对比设计4-2的文字为中文,涉案专利设计1的心形图标下方的数字为“41”,对比设计4-2的数字不清晰。合议组认为,对比设计4-2和对比设计5的产品种类相同,对比设计4-2的图形用户界面可由下载软件后显示于手机上,对比设计5的手机也可用于下载软件后显示图形用户界面,因此两者具有组合启示。将涉案专利设计1的手机与对比设计5的手机相比,两者手机的形状基本相同,因此上述区别(1)已经为对比设计5公开,对于上述区别(2),涉案专利的主视图显示该部分为空白,仅以使用状态参考图说明分享内容后的页面显示情况,说明该区别是由于分享内容不同导致的,随分享内容的变化而变化,当两者分享内容相同时,该页面内容就是相同的,因此分享的具体内容并非涉案专利的图形用户界面的保护范围,应当不予考虑。对于上述区别(3),首先,外观设计专利并不保护文字的字音字义,仅将文字作为图案看待,这些文字的位置、大小比例是基本一致的;其次,这些文字是针对不同语言使用者所作的适用性调整,主要作用是功能标签或者标识其上方的图标的功能之用;最后,这些文字相对于整个图形用户界面而言,仍属于局部细微的差别。因此,上述区别(3)对产品的整体视觉效果不具有显著的影响。 综上所述,根据整体观察、综合判断原则,涉案专利设计1与对比设计4-2和对比设计5的组合相比,两者手机的形状相同、图形用户界面的整体布局相同、应用和功能图标相近,两者的区别属于布局细微差别,对整体视觉效果不具有显著的影响,综上所述,涉案专利设计1与现有设计特征的组合相比,不具有明显区别,不符合专利法第23条第2款的规定。
(2)关于涉案专利设计2
涉案专利设计2的产品名称为“用于移动通信设备的图形用户界面”,其用途为通过用户的交互操作,实现视频直播分享,用以通讯和运行程序,对比设计2-3公开了一款用于手机的图形用户界面,也是通过用户的交互操作,实现视频或者直播分享,用于通讯和运行程序。对比设计5和对比设计6的产品名称分别为“用于手机的图形用户界面(开始界面)”和“带图形用户界面的手机(GUI界面1)”,通过手机运行使用,应用软件运行过程中界面呈现于手机表面,上述对比文件的用途与涉案专利的用途完全或者部分相同,因此属于相同或者相近种类的产品,可以进行如下对比:
涉案专利设计2由其主视图和使用状态参考图表示。如图所示,涉案专利设计2请求保护一种用于手机的图形用户界面,其手机的形状为常见的倒圆角扁长方体,其靠近上边缘居中有细长条形音箱及旁边的圆形,左、右侧面偏上方有按键,靠近下边缘居中有及类跑道形按钮。其图形用户界面分为上下两部分,上下比例约为3:2。上部分的左上角有圆圈,圆圈内有“<”符号,右下角有一个圆形图标和一个心形图标,其余部分为可显示不同内容的空白界面。下部分也分为三栏,第一栏为5个完整的和1个只露出小部分的应用图标,其下方均有相应的字母文字,第二栏为3个功能图标,其下方均有相应的字母文字,第三栏为“cancel”标签,其下方有虚拟导航栏。详见涉案专利附图。
对比设计2-3为一款用于手机的图形用户界面。如图所示,该图形用户界面分为上下两部分,上下比例约为3:2。上部分的左上角有“<”符号,其上方还有几个不清晰的小图标,上部分的右上角也有几个不清晰的小图标,上部分的右下角有一个圆形图标和一个心形图标,其余部分为可置换不同内容的空白界面。下部分也分为三栏,第一栏为5个完整的应用图标,其下方均有相应的中文文字,第二栏为3个功能图标,其下方均有相应的中文文字。第三栏为“取消”标签,其下方有虚拟导航栏。详见对比设计2-3附图。
对比设计5的描述如前,不再赘述。
对比设计6由六面正投影视图和界面状态变化图1、界面状态变化图2表示,其图形用户界面的底端有虚拟导航栏。详见对比设计6附图。
对此,合议组认为:将涉案专利设计2与对比设计2-3相比,两者的相同之处在于:图形用户界面分为上下两部分,上下比例约为3:2。上部分的左上角有“<”符号,上部分的右下角有一个圆形图标和一个心形图标,其余部分为内容界面。下部分也分为三栏,第一栏为5个完整的应用图标,其下方均有相应的文字,第二栏为3个功能图标,其下方均有相应的文字。第三栏为标签,其下方有虚拟导航栏。两者的不同之处在于:(1)对比设计2-3没有公开手机的形状;(2)两者的内容界面的具体内容不同;(3)涉案专利的文字为英文,对比设计2-3的文字为中文,涉案专利设计1的心形图标下方的数字为“41”,对比设计4-2没有数字;对比设计2-3的图形用户界面的左上角和右上角各有几个不清晰的小图标,涉案专利设计2无此设计;(4)涉案专利设计2在图形用户界面的底端设计有导航栏,对比设计2-3无导航栏的设计;合议组认为,对比设计2-3和对比设计5、对比设计6的产品种类相同,对比设计2-3和对比设计6同为手机的图形用户界面,对比设计2-3的图形用户界面可由下载软件后显示于手机上,对比设计5的手机也可用于下载软件后显示图形用户界面,因此三者具有组合的启示。将涉案专利设计2的手机与对比设计5的手机相比,两者手机的形状基本相同,因此上述区别(1)已经为对比设计5公开。将涉案专利设计2的导航栏与对比设计6的导航栏相比,两者的位置和具体图案基本相同,因此上述区别(4)已经为对比设计6公开。对于上述区别(2),涉案专利设计2的主视图显示该部分为空白,仅以使用状态参考图说明分享内容后的页面显示情况,说明该区别是由于分享内容不同导致的,随分享内容的变化而变化,当两者分享内容相同时,该页面内容就是相同的,因此分享的具体内容并非涉案专利的图形用户界面的保护范围,应当不予考虑。对于上述区别(3),首先,外观设计专利并不保护文字的字音字义,仅将文字作为图案看待,这些文字的位置、大小比例是基本一致的;其次,这些文字是针对不同语言使用者所作的适用性调整,主要作用是功能标签或者标识其上方的图标的功能之用;最后,这些文字相对于整个图形用户界面而言,仍属于局部细微的差别。因此,上述区别(3)对产品的整体视觉效果不具有显著的影响。 综上所述,涉案专利设计2与对比设计2-3、对比设计5、对比设计6的组合相比,两者的手机的形状相同、图形用户界面的整体布局相同、应用和功能图标相近,两者的区别属于局部细微差别,对整体视觉效果不具有显著的影响。综上所述,涉案专利设计2与现有设计特征的组合相比,不具有明显区别,不符合专利法第23条第2款的规定。
鉴于上述评述已经得出涉案专利不符合专利授权条件的结论,合议组对请求人的其他无效宣告理由和证据不再评述。
三、决定
宣告201730667916.7号外观设计专利权全部无效。
当事人对本决定不服的,可以根据专利法第46条第2款的规定,自收到本决定之日起三个月内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起诉。根据该款的规定,一方当事人起诉后,另一方当事人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




 
请填写验证码后进行下载 关闭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张